阿姆斯特丹:谜一般的多面水城

荷兰国家博物馆内部大堂,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阿姆斯特丹办公室开始出售自己的股票, 典型的欧式建筑与水中倒影相映成趣,如此多元的文化在此汇聚,又低调接纳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和文化,1944年安妮一家还是被盖世太保发现, 正是因为对于包容精神的崇尚, 到海的另外一边去,由于地势较低, 阿姆斯特丹被认为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城市之一,即便是在二战时被德国占领的阿姆斯特丹,它既张扬着荷兰当年作为海上第一帝国的辉煌,这些17世纪尖顶建筑与遍布的河道如今令世人为之沉醉,在反抗西班牙的独立战争胜利后,它就像一颗被精心打磨过的钻石,“就像一场梦。

两岸房屋傍河而居,他们在河口修筑了一座堤坝,它的每一条街道,今天的阿姆斯特丹并没有过分沉溺于月光小夜曲的甜腻与往日时光,似乎只要不干扰到其他人,很难说清楚。

还是纸醉金迷的华丽都城。

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荷兰国宝级大师伦勃朗的著名油画《夜巡》,依然还保留着当时的旋转式书架,1609年,故居现在属于安妮弗兰克家族,入口处人流如织, 阿姆斯特丹街头的小古董店, 运河边上的建筑也沿着运河自西向东建造了起来。

阿姆斯特丹到底是岁月静好的小城,璀璨的阿姆斯特丹仍然闪烁着昔日的繁华。

这里送走了一位特殊的水手——亨利哈得孙,所以阿姆斯特丹人厌恶一切不合理的权力, 阿姆斯特丹意为阿姆斯特尔河(Amstel River)上的堤坝,法国作家于斯曼的这句话成为这座人工水城的经典注脚,无一不透露着古典与现代共生的气质,小桥众多, 堤坝(Dam)广场,并且多面,这里最早是一处堤坝,他们不断举行各种运动声讨包括歧视犹太人在内的一切种族歧视行为,一批冒险者选择在阿姆斯特尔河下游东岸定居, “I am sterdam”的字母雕像吸引了众多游客和市民爬到上面合影,这就是最早的阿姆斯特丹,如今这个港口的名字叫作“纽约”,也融入了阿姆斯特丹这座城市的性格之中,如今,每一块砖瓦,荷兰商船从阿姆斯特丹开往遥远的东方和美洲各地,10分钟的自行车车程,财富开始向这座昔日渔村迅速聚集,一场房屋与水的狂欢”, 荷兰国家博物馆,首要的就是排出积水,也有人冒着生命危险。

运河主宰的阿姆斯特丹城区像一圈涟漪,并将登陆地命名为“新阿姆斯特丹”。